“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不知我因何而死。

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, 是希望家人和玉姐原谅我此刻的决定, 但我坚信,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情。

我亲爱的人, 我对你们如此无情,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,我辈只能奋不顾身,挽救于万一。 ”

记得看电影时,看到结尾的这句话,哭的稀里哗啦。

民族生死存亡,个人生死又算得了什么?

在电影里,被困于荒芜的裘庄,被监视、被毒打,相互揭发,顾小梦以自己死亡的代价传递消息,避免组织被破坏。

电影里,她英勇的牺牲,是能看到自己牺牲的意义和价值,是看得到消息传递出去的希望。

但小说《风声》不一样,这是一个真正经历大孤独、大绝望的人,她的世界血色且黑暗,她甚至不知道能不能传递出消息。

电影和小说,是一个是故事,但又不是同一个故事。小说要比电影精彩的多,即使看过电影,也真心推荐去读一下原著小说。

01不一样的故事,大概除了名字一样,没什么一样的了

其实,电影的故事相对来说是比较直白的,只是处于紧张的气氛和压力下,个人像蝼蚁一样,被日军和汪伪政府拿捏,压抑、无奈与伤感更多一些。

荒芜的裘庄,加剧了恐惧与紧张,被怀疑的五人,谁是“老鬼”?他们能不能传递出消息,避免组织被重创?

电影里,顾晓梦是老鬼,她听到吴志国唱《空城计》的时候,辨别出“同志”,二人相互掩护、相互攻讦,保住一人传递消息。

重伤的吴志国送去救治,利用戏词传递;义无反顾的顾晓梦选择死亡,用自己的身体传递消息。

正如她的临死之言:“民族已到存亡之际,我辈只能奋不顾身”,我们没有退路了。

也感动,也致敬,但回到小说,还是不一样的。

小说里的吴志国是打击抗日反伪的队长,歼灭过很多抗日小分队。军机处译电科的李宁玉是老鬼,她模仿笔迹栽赃吴志国,是真的想要“借刀杀人”。

顾小梦的父亲给汪伪政府捐过飞机,打入内部,但他们父女俩确确实实是国民党的人。在裘庄,顾小梦不揭发李宁玉就不错了,更不要指望她能救人。

剩下的金生火、白小年,都是配角,也不是重要人物,没有多重身份。

所以,这里的老鬼是真的孤独与绝望,她不知道怎么才能传递消息,不知道能不能挽救过失,甚至她看不到任何希望。

读到这里,才明白封面上标红的“大孤独、大绝望”是什么意思,深处黑暗看不到点点星光。

02 消息传递出去了,但方式不一样,小说更值得推敲

故事不一样,虽然结果是一样,消息都传递出去了,组织也保住了,我们的胜利也到来了。

但,我认为小说是更值得推敲的。

电影里有吴志国重伤就医,向护士传递消息;有顾晓梦身死,用内衣上的密码传递消息,也有她给李宁玉衣服上绣密码,解释一切。

三条线并进,看似无懈可击,但小说里一句话就能全盘否定了——医生可以到裘庄来救治,死人一定要搜身,在搜捕行动之前,任何人、任何东西都不能出裘庄!

把裘庄封闭,不管有没有内鬼,有没有消息,一切都等搜捕行动结束之后,这样就避免了走漏消息。用这个逻辑,电影里的三条线,其实都是不成立的。

那小说是怎样推进的呢?

小说里李宁玉是“老鬼”,她没有可以并肩战斗的同志,在收破烂的老鳖进来裘庄打探消息时,李宁玉的机会来了。

她借着胃痛,让肥原派人买来养胃丸,李宁玉知道,只要自己能把带有消息的药丸扔在垃圾桶里,老鳖一定能看到,消息也就传递出去了。

可是,顾小梦发现了!

顾小梦不是共产党,她可以不告发李宁玉,但李宁玉用药丸传递消息的打算,就完全落空了。

这时候,书里有一段情节,是李宁玉像发疯了一样,与肥原殴打在一起,她是真的绝望啊!借着发疯,她可以歇斯底里的发泄,发泄她的愤怒和无助。

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崩溃了,这是怎样的绝望啊。

后来李宁玉还是选择了死亡,她留了一封自白信,绝望而愤怒的表达着“自己是被逼死的”冤枉,她还留给自己的丈夫一封遗书,给孩子一幅画。

当然,遗书里有明志,画里有消息,但正如前文所说,这些真的能在她死后就送出去吗?书的第一部分《东风》是这样解密的。

但这一点显然也是有漏洞的,在《西风》中麦家通过顾小梦的描述中,得到了另一种答案。因为顾小梦的父亲是汪伪政府的高官,“老鬼”已经被抓出来了,顾小梦不是主动要求离开裘庄,而是父亲坚持,并且出行还有肥原信任的手下。

就这样,顾小梦出去了一小时,她要做的就是,找个地方扔下之前李宁玉扔过的药丸。那天幸运,正好老鳖在礼堂的台阶上抽着烟,消息就这样传递出去了。

03 事实和真相如何,且由读者自己想吧

顾小梦冒险帮李宁玉传递消息,听起来是一个完美的故事,但这个故事就是真相吗?它真的无懈可击吗?

在最后一卷《静风》里,作者同样有这样的疑惑。顾小梦是国民党,她为什么就一定会帮李宁玉呢?是因为信仰,还是被威胁了?

“这是一群特殊的人,他们不相信眼泪。”所以事实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,我们无从知晓。我们能做的,只是自己去理解这样的故事,理解我们以为的事实和真相。

我可以理解李宁玉这个人物,她想要向外传递消息,唯一的机会被顾小梦破坏掉,她精神上无助、绝望,但又不得不打起精神,再次找解决之法,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。

这是一种责任,因为她肩负着裘庄外同志们的生死,这更是一种信仰,可以用自己的死亡换别人的安康。

但顾小梦是为什么呢?她为什么会配合李宁玉呢?是因为愧疚?阵营不同,心里的愧疚值几分钱?更何况,书里有她很认真的解释,“是同情,不是觉悟,也许还有一种职业上的敬重。“

没有刻意的拔高自己,罕见的赤诚却更加让人信服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看到最后跪在自己面前,脸上泪流满面、裤脚血淋淋的李宁玉,顾小梦选择了帮忙。

历史的真相究竟如何,我们不得而知,但我们有自己的解读和理解。

麦家在《人生海海》里写道,生活不是你活过的样子,而是你记住的样子。同样,历史和真相也不见得是它本来的样子,有可能是我们自己理解的、记住的样子。

之所以觉得原著《风声》要比电影好看,一是因为它的故事可推敲,二是因为它不只是一个故事,还有我们对历史和真相的理解。

尽管有些人不喜欢最后关于裘庄的历史,肥原的过去,老汉、老虎这些人的着墨,认为它冗杂多余,但任何人、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历史,我们有我们记忆的历史,他们也有。

况且肥原的转变,从一个爱好中国文化的人,到掠夺中国的侵略者,他的改变,对我们也有警示和教育意义。

一本很好看的小说,一个很揪心的故事,以及一段可自我理解的历史。

上一篇:为何说茨威格在小说创作中,善于挖掘高尚的人性?    下一篇:智通港股公告精选︱(4.29)重庆钢铁股份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6078.1%至10.92亿元    

Powered by 香港壁纸信息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